朽鸦

等他死去,我发现自己爱他胜过爱自己。

一个没有理智可言的小迷妹,为同人和太太奋斗终身。

日常点小红心和评论

欢迎看我顺眼的同好来和我交流

不产粮食,不能说好一个故事。

圈杂但欧美只混hp

二度观世(八) 完结

依旧没有改。要期中考试了状态糟糕x
完结啦…我以为自己会惆怅的说很多,但其实什么也没有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我在弥漫着混沌的空间里漂浮了很久,迷迷糊糊。就如同一根浮木漂流在无垠的海洋中,身旁的浪花在翻卷中吐息,冰冷的触感滋生在我的心底。我也能不时听见身体腐朽的“卡啦”声,这片深海不断的侵蚀着我,很快我就将失去最后的凭依,沉没在失去形态的黑暗中。
  然而还没有结束。
  我发觉自己记不起好多事情,只觉得身体很沉重,被压上令自己无法喘息的重物。于是我挣扎着,思考着;脑内飘过种种思绪,又极快的消失。我反复的向上,牵引住自己的灵魂。
  “……”
  我终于睁开了眼睛,在生理眼泪的浸润下适应了环境。
   自己好像可以想起来之前究竟发生过多少事情了。此刻,我又变回了自己,又回到了在我人生中具有极大意义的公司里。
  那些残酷的事实其实是个噩梦吧…我舒心。是的,被车撞死、变成另外的人、知晓自己从来都只受遗弃,其实全部都是一场漫长的噩梦罢。
  我早就在梦中发泄过,在汽车撞过来的一瞬间就没了脾气。那些话是假的吧,也全都是他的手段吧。我不会相信的。毕竟,这群常人不总是这样吗?
  房间里寂静的可怕,暂时只剩我一个人。其他人在哪里是我没办法、没权利得知的,我开始考虑自己是否该继续未完成的工作。
  有钥匙开锁的清脆金属声,“吱呀”一声,门被打开了。那群朋友聊着天进屋了,有些倦容,或许是外出工作后才回来的。而主任,是和他有说有笑的走进来的。
  就应该是这样!我满意了很多,想站起来和他们打个招呼,慰问一番。
  “刚刚回来啊,真是太辛苦了。我挺闲的,以后这种事我也希望能多多帮上忙。”
  “你是谁啊?”
  “啊……?”
  所有人愣了片刻,都用陌生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己。我浑身不舒服,仿佛自己又开始做梦了。
  “是我啊,和你们一起工作很久的……(我喊出了自己的名字)”我着急的比划着。
  “这人是谁啊…喂,你不会是个小偷吧,被我们抓到了就这么套近乎!”我听见他这么说。
  “不是的!我是你们的同事,是你们的朋友…啊,主任,你也不记得我了吗?还有你,你,你…(自己一口气叫出了更多人的名字)”
  他们起先惊讶的张开了嘴,可随即又皱起眉头。
  “你是商业间谍吧,这一切都是故意的吧?真没见过你这种人,小心把你押到局子里去!”
  主任没有理我,同事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但没有人相信我。那不时瞥来的眼神,自己觉得充满了无数的恶意。
  他们!真把自己给遗忘了!再没有合适的词可以描述自己的心情,这是比绝望更加空洞的。因为,现在自己连绝望的余地也失去了。
  求求你们,求求这群朋友。请记住我吧,我知道自己愚昧,但在过去已经很拼命过。我基本上能够扮演常人的角色了,我不是按你们所表达的去做了吗?为什么会忘记我?啊,你们永远没有错,不过如果自己实在太招人讨厌,实在做的太拙劣了,最终到了实在没有活着的必要的地步,笑话也好啊,至少记住我这个人吧!记住我曾经存在过一回!真的,你们想干什么我都会去做的,所以,什么情感也好,求求你们施舍我一点,让我至少知道自己还在存在!
  想想吧,看看吧,现在,自己待在这个人间,没有什么多余可言了。
  “大家都别多说了,我看他没什么企图,资料也是加密过多次的…今天大家都很累了,干脆放他一条生路吧。”主任清了清喉咙,人群安静了下来,听着这番德高望重的发言。
  他像是得到什么准信,立刻接话了,“听到我们主任说什么了没有?他原谅你了!我管你这个神经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我们主任仁慈,你知道了就赶紧滚出去!”
  他对于主任的维护,自己发觉是那么的奇怪。
  “可你告诉我了,你们都讨厌主任,为什么他说话还要听着?”梦境中他说的话又被自己拉出来用了。我也不清楚当时为何要这么说,明明那些都是虚幻的梦境而已!
  他的表情凝固了,同事的表情凝固了。
  “哈?你懂什么?你小子在胡扯什么?原谅你过后,竟然想挑拨我们间的关系?”他顿时破口大骂,“来,大家搭把手吧,把这个疯子带到局子里去,把他告上法庭!”
  自己惶恐的摇头,不住的往后退去,“不要,我没有错…不,都是我的错…”自己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了。
  “滚出去,滚出去,赶紧滚出去!” 不知道是谁喊出的话。
  我开始颤抖,这句话于我正是如此的熟悉!
  不能待了,这里不能待了。我又跑起来,穿过人群的阻拦,砸开那扇门,逃出了这栋大楼。
  雨,漆黑的人间里,依旧是下不完的雨。
  自己和世界唯一的联系,彻底的断掉了。这比起自己发觉自己所做的全是无用功,更加叫我难以接受。
  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?凭什么?凭什么?凭什么?
  我漫无目的的走着。这次,连那片单薄的铅灰,连至少还拥有残存光明的天空我都找不到了。所有已经失去的,恐怕也再也回不来了。
  二度观世,二度观世。梦境也好,现实也罢,我现在还有值得什么去深思的理由吗?
  没有啦!自己早就不存在了,自己早就没有任何的希望可言了。
  雨丝凉的透彻,我站在雨里,仿佛也化为这场雨。等它消停后,终究成为一缕水汽。为什么是这种结局?自己反复的问着。
  好冷,我只觉得冷,人坠入了冰窟里。
  视野里唯一显眼的,是一盏街灯。它的灯罩上结着雨缠绵的晕圈,四散开不均匀的辉光。昏黄色的灯光在黑暗中若隐若现,可是又那么的明亮。泥泞路上的水洼在这小抹光的投影下反射出悠长的光束,随着脚步不断地跳动变形,活泼到自己终于停下了脚步。
  光在我的后方,而它的映射在我的脚下。自己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灯彻底和它的光融为一体,变得朦胧、渺小。
  我不想就这样走下去,一直走到自己死了为止。
  于是我靠着墙缓慢的划了下去,水立刻蔓延到自己脚裸,污渍顺着衣口一点点渗上来。自己并不想再去想这些无谓的事情。太累了,太累了,自己闭上了眼睛。
  很久很久,我又恢复了意识,勉强撑起身子。依旧是黑夜,依旧是雨帘,自己的视野变得模糊,飞满了奇怪的幻影。
  惨白却明亮的路灯下我始终只能看见一团漆黑的影,比它的光更显眼的一团影。我突然觉得失去了自己长久以来尚且拥有的最后一件珍宝,人间和自己的心变得很轻很轻,自己不那么痛苦了,不那么累了。
  那团影走了过来,手里握住隐约是伞的难辨黑暗。
  “起来,走吧,我们都得继续走下去。”
  我笑了起来,拉起它递过来的手,走入了伞下的黑暗。
  那是一片纯粹而永恒的黑暗。身后的路灯,在黑夜与雨中持续给予出光明与温暖的路灯闪烁着,发出崩坏的证明,最终也跌入我的阴影里。
  啊…可我还要走到远方去。
  那里有着和我一样的人类,至此我不再痛苦。
  我不用二度来观这人间。
  
  
END
  
 
  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