朽鸦

等他死去,我发现自己爱他胜过爱自己。

一个没有理智可言的小迷妹,为同人和太太奋斗终身。

日常点小红心和评论

欢迎看我顺眼的同好来和我交流

不产粮食,不能说好一个故事。

圈杂但欧美只混hp

一声枪响

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:

《无神论者在教堂》系列短篇2


 


文/K


 


这事发生在四年前。一个虚拟角色,在故事刚开始构思时,突然就开枪把自己打死了。


 


作者霎时茫然无措。一切才起步,主人公突然便死了。青年初入社会,本应去与异性相逢,卷进事件,化解危机,强化主题,升职加薪,实现人生价值,凸显社会正义,步入婚姻殿堂,带给读者娱乐享受。——人好好的,怎么就自杀了呢?


 


作者想去和角色谈谈。固然,人是死透了,再无挽回余地。但作者神通广大,倒叙信手拈来。作者把时间调回开枪前的一刻,当着面去问角色了。


 


“你怎么回事呢?”作者问,“怎么就死了呢?”


“我怎么就死了,”角色讲,“我怎么不可以死呢?”


 


“这不符合常理啊!”作者大声说,“你好好的,相貌端正,文凭也有,经济过得去,工作有起色,人际关系佳,父母关系和睦,受到教育优秀,怎么就活不下去了呢??你是哪里受到了亏待,要自寻短见呢?”


 


“我想自杀,”角色讲,“关我的背景什么事呢?”


 


“谁亏待你了?”作者继续道,“我亏待你了吗?我把你弄出来,给你创造好的条件,希望你干出一番事业,谱写精彩剧情。但你却自杀了……!唉!我做错什么了?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
 


“我想自杀,”角色说,“关你什么事呢?”


 


“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作者继续教训道,“世上不幸的人千千万万,人家过得再苦,也没有自杀。你好好的,自杀个什么劲呢?”


 


“我就是想自杀,”角色大声道,“又关别人什么事呢??”角色激动地走动起来,“你懂我个屁!你把这一切设定推到我身上,却从来没问过我感受。现在我死了,你来在乎我了,太晚了!!!就不能最后尊重一下死者,让我安安静静的沉眠吗??”


 


“让我们好好谈谈吧,”眼见谈话要崩盘,作者停下指责,放缓态度。“咱们都是有智商,有理性,受过教育的文明人。咱们生活在故事里,这是要讲究逻辑的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。”


 


角色冷眼道:“这是我个人意志的事业,又和外部逻辑有什么相关呢?”


 


“你看,我尊重你。一个人选择自我毁灭,那么这勇气不能不被人敬佩,这决心不能不叫人折服。”作者继续道,“这抉择绝不是无中生有的……其他人都不了解你光鲜的背后下忍受了什么。但是我知道,毕竟我是你的作者……”


 


“哦?你我知道什么呢?”角色说。


 


“你是我的角色,我了解你,体恤你的心情……”作者叹气,“你是独生子女,在孤独的公寓楼里长大。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家里的兔子死了,在你幼小的心灵上第一次蒙上了死亡的阴影。但你却并没有感到害怕,反倒想,小白终于是从这牢笼里解脱了……”


 


“依我看,”角色冷笑着,“这件事是你现场编造出来的吧!”


“我是你的作者呀!”作者说,“之前我只是没有深挖你人生的细节罢了。但这事是可以存在你人生的背景里的!”


 


“是呀,我的事你只要想,都能知道。你有一百种方法挖掘!”角色嗤笑一声,“但现在这不过都是草木皆兵,捕风捉影!人的思维有欺骗性,会把事物朝符合期望的方向发展。你预设了死亡的结果,自然能从人生这漫长的事件集合里找出若干归因。思维有这么一种自行去进行因果联立的能力。但是自然里本无因果关系,生活本无逻辑。我就是想死,这需要什么理由呢?”


 


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作者大惊失色,“你是个角色啊,你生活在故事里,你怎么能不守故事的逻辑规矩呢???”


 


“怎么不行了呢??”角色大声辩护,“我是个人啊!!我生活在世界上,人有生存的本能,也有死亡的本能。人生来就是想自杀的,这又有什么不对呢??”



“好的吧,好的吧!”作者退步了,“你想自杀,我已经很明白了!我尊重你想自杀的意愿!但此事一定有什么理由吧!让我想想,是你高三时,同班同学割腕了,你上大学时,曾在社交媒体上围观了直播自杀……”


 


“够了,停止这些蠢话吧!!”角色不耐烦地说道,“哪怕我真有什么勇气决心,现在讲它又有什么意义呢?我活着的时候,你并不曾关心过我,只是把自己的期望加在我头上,希望我满足你虚幻的不切实际的需求!然后我死了,你来过问了,也不过是想消费死亡,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!!你对我一无所知!”


 


“你怎么能这样恶毒的揣测我的好意呢??”作者匪夷所思,“我不过是想关心你……”


 


角色嘲讽地笑了笑。“我可了解你了。你想给这事一个解释啦。因为你无法忍受自己理解不了的东西,要把一切事都纳入你的逻辑体系里!但世界那么大,人那么复杂,生活的广阔和无意义性超过你任何浅薄的想象!”角色大声地说,躁动不安的来回踱步,“人与人之间本就永远也不可相互理解!!——你能不能至少尊重一下我的个人意志,让我死的安宁呢!”


 


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作者惊慌失措,“你是个角色啊,你哪里来的自由意志呢!??”


 


“怎么不行了呢??”角色激动不已,“我是个人啊!我怎么不能有自由意志了呢??”


 


作者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角色已经不想听了。角色继续说道:


 


 


“要知道,此事对你我都有好处!”角色阴冷地笑了笑,“依我看,你只想从我身上得到故事,发掘戏剧性!就像秃鹰靠近腐肉!一个人自杀了,以个人的意志选择了自我毁灭,这事什么时候都富有魅力,令人唏嘘,死亡什么时候对活人都有十足的震撼力。再烂的故事以死亡收尾,意义都能得到升华,就是这个道理!我自杀对你不好吗?至少给你乏善可陈的生活带来了刺激和戏剧性吧!你为什么不能静静消费死亡,要来我本人这儿论证呢??咱们为什么不能各取所需呢?”


 


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作者震惊不已,“你是一个角色啊!你有什么资格自己决定这一切呢??”


 


“我怎么不能呢?”角色生气不已,“我是一个人啊!!!一个人不能决定自己的出生,难道连死亡也不能决定了吗?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呢??让精神分析,系统理论,行为疗法,人本主义见鬼去吧!!”


 


“太不要脸了!!”作者气急败坏地道,“你搞清楚,你到底不过是一个角色啊!!!”


 


却没人没理会作者这句话。角色已经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,又开了一枪。


 


作者怅然若失。但事已至此,也无可奈何。很快,作者把此事认定为人生道路上不可避免的不顺心之一,迅速遗忘,投入到新的故事里去了。——不过是一个角色罢了!作者要遇到的角色还有千千万万,干嘛费心在这么一个小人物上呢……


 


四个月后,作者构思新的故事时,突然心血来潮,一枪就把主人公打死了。


 


作者顿时手足无措。一切才起步,主人公突然便死了。青年初入社会,本应去与异性相逢,卷进事件,化解危机,强化主题,升职加薪,实现人生价值,凸显社会正义,步入婚姻殿堂,带给读者娱乐享受。——人好好的,怎么就自杀了呢?作者兴奋的想,这其中必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戏剧性理由吧!!


 


作者思如泉涌,以自杀一事为核心,激动不已的重新编排起主人公的整个人生细节起来……


 


FIN


 

评论

热度(2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