朽鸦

等他死去,我发现自己爱他胜过爱自己。

一个没有理智可言的小迷妹,为同人和太太奋斗终身。

日常点小红心和评论

欢迎看我顺眼的同好来和我交流

不产粮食,不能说好一个故事。

圈杂但欧美只混hp

视界线

不刊:

写在前面:近日终于和父亲达成共识,得以退学重新参加高考,亦觉有必要为大学一年来的心境稍作记录,于是有了这篇日志。许久不写散文,加之思绪芜杂,可能无法做到条理清晰语言优美,十分惭愧,还请各位多多包涵。


以下正文


 


你一直希望自己勇敢而真实,那么现在做个深呼吸,用猛烈的孤独,开始你伟大的历险。


——莱昂纳德·科恩


 


我们从一首歌开始。


一首2500年前的古希腊歌曲,被考古学家和音乐学家再现。歌词只有四行,大意是:


活着时,发光


不要忍痛苦


人生荏苒


时光向你要求代价


多么隽永。人类最本质的愿望与哀伤,总是能够跨越漫长的历史,直到今天仍使听者感同身受。就像漫步于无数话语冲积而成的原野,那些祈祷和悔恨,仿佛惊起的鸟群从巨石之间翻飞而出,扑着翅膀升上天空,悠长的鸣声在风中回荡。


而我在祈祷什么?我又悔恨什么呢?


我的愿望,其实一直都很简单——做自己喜欢的事,度过尽量愉快而充实的一生,与此同时,就像你们是我的骄傲一样,我也希望能成为令你们为之自豪的人。这真是无比普通的愿望,基本上每个人都会有类似的想法,但实现起来却很困难。一要承受种种外部的压力,更要面对自己内心的困惑。质疑的声音,是那么激昂,那么有力——于是你不禁相信了他们的观点,去压抑住真实的感受,日复一日地催眠自己:现在的选择就是最好的,就是我想要的。


尼采说,正是人的自保本能教会他们仓促、轻率和虚假。一颗螺丝钉不需要进行独立思考,为了不被社会抛弃,只好被社会吞噬。


但我们并不能因此责怪或轻蔑做出那样选择的人,就像那样选择的人也不能以有色眼镜看做出少数选择的人一样。很多人没有办法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,可能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他们从小到大的所有目标都是早就被规划好的,被家人,被社会——传统而功利,一切都等级分明,严密地控制着其中的成员,打压任何敢于违抗其秩序和特立独行者。


在其中浸淫太久,人就会很容易忘记,自己生来拥有选择的权利,或最后的,抗争的权利。


我想,他们只是没有我幸运。至少我有尚算殷实的家境来支付重读的开销,有志同道合的友人使我不至陷入孤独苦闷,最重要的是,在大学的一年间,反复的挣扎和思考后,我终于看清楚自己的所想所望。接下来便是朝着大志所指的方向,坚定不移,视死如归地前进,如同巴尔扎克的手杖上所写:我将摧毁一切障碍。


但另一方面,我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。很多时候,打败人的并非外部环境——而仅仅是他自己。人本身没什么价值,他不过是一种无止尽的可能性,但他必须无止尽地为这样的可能性负责,所以人会主动削弱自己的力量,以将责任限制在一个相对舒适的范畴。所以我们会懒惰,会软弱,会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自己的可能。但那些最初的抱负不甘被遗忘,它们温顺而固执,会永远地梗在心中的某个角落,既未被完成,又痴心不改。


那为什么不去把它们完成呢?不管结局如何,至少你为之努力过,不会再有遗憾了。就像JOJO里最经典的那段台词:我并不仅仅在寻求“结果”,如果只为了寻求“结果”的话,人是容易走捷径的。在走捷径时,也许就会迷失真实,甚至连满腔的热忱也会逐渐丧失。我认为重要的是“寻求真实的意志”!只要有了这种向真实前进的意志,即使这次失败了,我也终于会达到目标,因为我仍在继续前进……这是不会错的。


这大概是一种献祭。把让人犹豫、犯懒,甘于平庸的东西献出来,如同大火焚烧,留下孤独、狂热和残忍,以及最重要的,不含杂质的纯粹的天赋。而天赋要求无穷无尽的责任,既然穿上了红舞鞋,就要跳舞至死。如果你对它置之不理,它的好处就会全部溜走,只剩下懒惰和挥霍。


小时候,十八岁是很大的数字,遥远得无从想象。我曾经以为童年长得好像永远不会结束,而未来会是完全不同的样子。而此刻,我就站在我自己的未来,眼前展现着人生广袤的原野和恐惧,壁柜上的钟无声行走着,时间之河在三根指针间毫不停歇地奔涌。


我们每个人都在奔向似是而非的明日,但无论选择何种道路,最后总会面临断崖。而人并不是为逃避伤痛而生的,正是那迎战的疤痕,证实我们活过。真正的绝望只会发生在“我们不再明白为何而斗争,或者是否还有必要斗争”的时候,然而斗争的理由却是永恒的。


那就不息前行吧!无须迟疑和退避,去生活,去经历,去跌倒,去胜利。


去为一个隐约不成形的辽阔问题,找寻某种模糊但确实存在着的答案。


——也许我始终不会得知,却至死憧憬。



评论

热度(5)

  1. 朽鸦不刊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