朽鸦

等他死去,我发现自己爱他胜过爱自己。

一个没有理智可言的小迷妹,为同人和太太奋斗终身。

日常点小红心和评论

欢迎看我顺眼的同好来和我交流

不产粮食,不能说好一个故事。

圈杂但欧美只混hp

二度观世

我就存存…名字想了十几秒,故事构思了半节英语课…没有然后了,因为我只写了一个类似序的破烂玩意…
随手摸鱼,揣摩有但逻辑肯定不通
诸君如果看到笑笑就好啦

     朋友,或许我说出的话你全然不信,只把我当做神志不清的疯子。你可以说我是侥幸逃脱牢笼的病人,我也不得不很诚实的承认这一点。就是由于我这段可怕的经历,当我无法忍受到想告诉别人时,它就成为一个怪谈、一个笑话。熟悉的人以为我在玩笑,陌生的人听闻便避而远之。我立即就变成了众人眼中的异类。
    不管你信不信,耐心点听完我的故事,哪怕站在我的立场上思考一秒,也能试着发现到我的悲哀与恐惧。我明明幸运的因为这份遭遇看清了很多,却在结束后重新爬回到自己的原点——哎,想改变却毫无办法,所做的只是懦弱的来讲述这个故事。
    是的,信与不信本身于我已经无所谓了,我早将自己上下质疑过千百遍,为我是否还有资格正常的活在正常人中而苦恼。现在,我的欲望仅仅是说出来,把故事完整的说出来。
    总的,这是个矛盾而充满你无法想象因素的故事。
    我二度来观这人间。

评论(4)

热度(2)